黄楼院长城发现“南口战役”遗骸 发现日军遗骨和遗物(2)

山阴新闻网 王林 2019-05-16 04:10:55
浏览

  第三个证明遗骸为日军的证据是印章。杨国庆在遗骨旁发现一个金属小铁盒,内装一枚印章,在白纸上印出了阳刻的“荒木”二字。这是杨国庆考察抗战遗址十多年,首次发现日本印章。

  第四个证据是日本钱币。在遗骨中,杨国庆还发现一个糟朽的钱夹,夹子里有10枚日本硬币,多数锈蚀严重,呈青绿色,字迹漫漶。其中一枚硬币显示“大日本国、昭和八年”(1933年),另一面刻“十钱”字样。除昭和年号外,还发现有明治(1868年-1912年)、大正(1912年-1926年)年号的硬币。

  2007年,杨国庆在昌平区战梁村考察抗战遗址时听闻,1937年战场厮杀结束后,经常有当地村民上山捡“洋落(lào)儿”(遗留在战场上的洋货),并传说日本人镶有金牙。5月7日,在第二颗头骨附近,杨国庆发现了一组相对完整的金牙。这组牙齿4颗相连,其中一颗是真牙,另外3颗泛着金光,从而验证了村民的传说。

  第五个证据是纽扣。杨国庆还发现数枚衬衣钮扣,形状较为立体的大衣扣也有发现。5月13日,杨国庆再次回到黄楼院,在之前发现头骨处又找到两双军鞋。

  杨国庆认为,在黄楼院一带发现遗骨,死者是军人的概率非常高。同时发现的身份牌、钢盔、印章、硬币都出自日本,因此判定死者极有可能是日本士兵。

  内存

  南口战役,发生在1937年7月7日之后,国民革命军为阻击日军向山西进发,在门头沟、昌平、延庆及河北怀来、赤城、涿鹿等地布防。据《中国陆军第三方面军抗战纪实》等史料记载,作为南口战役的战区之一,黄楼院一战发生于1937年8月17日-26日,其中19日-22日最为惨烈,仅8月19日一天中国军队伤亡多达1240人。国民革命军第四师——由马励武率领的第十旅,石觉率领的第十二旅等部在此阻击日军。第二十一师一二二团上校团长刘芳贵,率部在大雾的掩护下上山增援,但在距长城50米时,大雾突然消散,部队瞬间暴露在日军火力之下,刘芳贵团长腹部中弹、后因失血过多殒命沙场。

  对话

  遗骨、遗物对研究南口战役

  具有较高实物价值

  对话人:南口抗战纪念馆馆长杨国庆

  北青报:南口战役战线较长,为何要选择黄楼院一带进行田野考察?

  杨国庆:在南口战役中,黄楼院的战事惨烈。十多年来,我已探访黄楼院20多次,发现5具军人遗骨,有中国军人也有日本军人。还在当地捡到过子弹头、炮弹皮、手榴弹、刀鞘、日军防毒面具,获得了较为丰富的历史实物。

  北青报:听说您多次走访黄楼院一带收集抗战口述史,获得了哪些战事信息?

  杨国庆:据一些当地老人讲,曾有被炮弹炸碎的四肢挂在树上,甚至有村民被留守日军枪杀。在“打扫战场”过程中,还有老百姓看中一条毛毯,拽起来发现里面竟裹着一名奄奄一息的中国士兵。还有人在镇边城一带遇到过负伤的中国军人,让老乡递给他手榴弹自尽。包括我在独自田野考察时,偶尔也会产生恐惧感。

  北青报:这些士兵战死后,是弃尸荒野还是草草掩埋呢?

  杨国庆:我曾听战地附近老乡说,见到过日本人收集柴草,对战死的日本兵进行火化。黄楼院战场地势险要,转运遗体比较困难。现场迹象表明,埋骨地地势相对低洼背风,死者遗骨上堆放有大块毛石,但并无墓碑,疑为战死后被草草掩埋。

  北青报:您为何要将这些遗骨、遗物运走保管?